当前位置: 主页 > 之家科技 >有没有古代「做工的人」的八卦? >

有没有古代「做工的人」的八卦?

有没有古代「做工的人」的八卦?

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,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。更靠近一点看,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,有时嘴砲唬烂、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。

最近林立青《做工的人》热销,作者深入其内写工地现场之日常,那种透过身体劳动、带有抒情与感伤的实录,可能是我辈文青再如何熟读《资本论》,都难用剩余价值或剥削等术语来体会的。

然而批踢踢名人平伟说得好:公道价八万一,虽不愿意但人红难免起争议,关于感动之富饶或廉价,写实主义报导文学路线选择,以至于工人及其内外阶级的感觉结构等书评,缤缤纷陈而来。这话题原本与古文无涉,只是周遭朋友问起我古代有没有做工的人,我忽然想起这种对于劳动者之经验越界,旁观他人之做工的苦劳与感动的事,古典时期还真的有人干过。

不久前某高中校庆游行扮纳粹,我才写过一篇〈现有学生扮党卫军,古有皇帝扮杀猪佬──古代贵族的变装趴〉,讲齐东昏侯在宫闱内大开闹市,Cosplay去体贴庶民的喧嚣混乱与杂沓,基本上这样的情境,所谓以雅扮俗而取得快感(或曰廉价的感动)者,大抵可以追溯到东汉的灵帝:

(汉灵帝)作列肆于后宫,使诸采女贩卖,更相窃盗争斗。帝着商估服,饮宴为乐。

这次灵帝尝试的扮装是「经商的人」,对于高高在上、天下莫非王土的皇帝来说,扮成这种商人感受市集的杂沓,恐怕是很新鲜刺激,也同时脉脉感动的一种体验。这其中隐含有逃逸于现实生活的快感。虽然「人生只有一次」是句老话,但我们终究不免对另一种秀异经验的猎奇。这幺一来这种装扮似乎也合理且可解。但到了南北朝这种扮装变本加厉,成了一种变态的娱乐:

(宋少帝义符)居帝王之位,好皁隶之役,处万乘之尊,悦厮养之事……又开渎聚土,以象破冈埭,与左右引船唱呼,以为欢乐。

(废帝刘昱)于耀灵殿上养驴数十头,所自乘马,养于御牀侧……昱每出入去来,常自称刘统,或自号李将军。与右衞翼辇营女子私通,每从之游,持数千钱,供酒肉之费……凡诸鄙事,过目则能,锻鍊金银,裁衣作帽,莫不精绝。未尝吹篪,执管便韵。

刘义符此例我们之前引用过,他身居至尊大位,但真心喜欢当个做工的人,开运河挖泥沙什幺都干过,还边劳动边和左右唱着劳动者之歌,这与喝沙沙亚椰奶掺阿比有得拼。至于宋废帝刘昱更狂了,在皇宫大殿里养驴养马,自己打铁锻造金银、裁衣作帽,没学过的学器拿来就吹……这群怪怪王侯贵族,可说是集做工的人、开船的人、养驴的人、打铁的人为一炉,这样的俚俗、异常或逃逸于现实的行为,到底给他们什幺样的感动,我真的不敢乱蒋干话。

这样的庶民化或市井化的倾向,过去学者早有讨论。有学者认为刘宋开国者刘裕原本就出身庶族,因此贵族的这样表现,是他们未脱市井气质的表现。貌似流氓黑道出身,后来当了议员或立委(喂喂,有人想住海景第一排听海哭的声音了吗),但仍免不了呛声干架的粗疏气质。也有学者认为这是一种刻意的,藉着解脱、突破与扮俗反过来强化自己的阶级。这些论述中我以为美国汉学家宇文所安说的最精彩:

在这个世界里,界线可以被穿越。……这个时刻暗含的贵族精英文化规则是:我可以进入你的世界,但是,你不可以进入我的。这个规则不仅应用于阶级之间的关係,两性之间也是如此。(宇文所安〈下江南〉)

宇文所安所说的「两性」,是指六朝士族喜欢模拟民间的乐府诗,且亲身拟代自己成为庶民女子,纠结在他们是否钦慕自己的濛暧情感,像着名的南朝乐府〈碧玉歌〉:

碧玉破瓜时,郎为情颠倒。芙蓉陵霜荣,秋容故尚好。
碧玉小家女,不敢攀贵德。感郎千金意,惭无倾城色。
碧玉小家女,不敢贵德攀。感郎意气重,遂得结金兰。

这诗套用到今日,其实就是言情小说最爱写的「总裁」题材。位职卑下女孩被总裁注意到,一夕间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。相对言小的少女取向,这些拟代乐府诗多半是六朝贵族的肥宅向,幻想着某个小家碧玉的庶民美眉,就这幺爱慕上了自己,但却又碍于礼教、阶级,甚至担心自己不够正等等因素,因而不敢与贵族肥宅告白,简直比妹妹文还幻想,我读完嘴角微微上扬地科科笑了。

要论文学是否营造出足够感染力,能带来感动,这刘勰《文心雕龙》的〈风骨〉一篇中就曾有过讨论。至于要论感动是否廉价,或写作能否以感动最终旨归,则就见仁见智。只是过去文学史论者认为南北朝这些王侯极尽享乐之能事,于是走向精神耗弱,唯有藉着这样的扮装扮俗,得到一丝残余快感,我觉得这多少也有一些大而化约的偏见。

对这些没机会实际体验劳动的贵族而言,做工等劳动带有欢愉窥探,更有自溺绝爽;对某些读者而言,《做工的人》一书带给他们的或许就是这类诗意浪漫和讴歌。但我更觉得这些变态的王侯贵族们,展现了一种人们天生对听故事与说故事的嚮往。太多人稳妥妥走着自己被设定好的路线,就这幺过了如此平庸而无波澜的一生。这太残念了太不值了。于是我们有了故事,有了小说(或电影电玩等各种新载体)。于是我们可以读他人的故事,旁观他人的欢快或痛苦,拟代他人的人生。

那幺,降生于此世存有着,好像也就没那幺孤独了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走在影音科技|技节周边|新闻热搜|网站地图 无极2平台登录_八方体育登录入口 星城娱乐登录_申博亚洲sss667878 必富lg电子游戏平台_新濠天地注册送 澳门英皇平台游戏app_集结号娱乐平台mg 电玩注册送100000金币_华宇娱乐平台注册代理 乐百家手机版客户端_久发娱乐国际 乐百家官网首页_188bet亚洲体育博彩真人 BET9账号_真人游戏注册网 AG真人宝路_皇家应用中心app下载 亚洲城手机客户端安装_ku娱乐官方app